欧洲杯赛程2021赛程表-唯一官网

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蹊跷的电池供应商:上海德朗能售卖问题电池小



  7月12日,广州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鹏汽车”)与上海德朗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朗能”)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公开。

  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原告小鹏汽车向被告德朗能订单采购的电芯被发现存在电池高压降问题、隔膜问题、电池壳身腐蚀问题等质量问题。小鹏汽车按双方协商结果退回有质量问题的电芯,但德朗能未退回相应货款。

  法院判决,德朗能退还货款93万元及利息,并支付经济损失共计192.695万元。

  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德朗能的经营情况颇为蹊跷:上海总部的官网电话为空号;深圳分公司称自己才是总部,但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挂断电话,再也联系不上;持有德朗能49.6%股份的美都能源(600175.SH)已经退市,2017年-2019年,德朗能归属上市公司美都能源的扣非净利连续三年为负,未达成业绩承诺;美都能源未收到2019年度的业绩补偿款,向德朗能某原股东发出的股权回购通知书也无人回复

  红星资本局从裁判文书中发现,上述买卖纠纷涉及的问题电芯,小鹏汽车共采购了563410颗,退货438803颗,交货124608颗。按照单台车使用4032颗计算,小鹏汽车采购的德朗能电芯,计划可装配139.7台车,交货量可装配30.9台车。

  裁判文书显示,共有27台车已装德朗能电池包,小鹏汽车召回了25台,目前未做报废处理的12台。小鹏汽车称,另有3件电池包已报废,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法院不予采信。

  小鹏汽车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这是2017年采购的电池包,这个时间点,我们的车并没有对外销售,只是实验、测试用车,我们2019年才开始对外售车。”

  尽管小鹏汽车方面表示,有严重质量问题的电池只在测试车上使用,但红星资本局发现,德朗能曾是小鹏汽车G3车型的电池供应商之一。

  公开信息显示,小鹏汽车G3最早的电池供应商中,PACK(锂电池)由欣旺达(300207.SZ)供应,电芯来自比克电池,采用的是圆柱形三元锂电池18650型。

  但实际上,由于电芯供货问题,市面上的老款小鹏G3同时拥有两家电池供应商:NEDC续航351公里的版本由比克供货,NEDC续航为365公里的版本由联动天翼供货。联动天翼承包了松下无锡工厂的18650生产线,供应的电池基本与特斯拉一致。

  其中G3 520采用了来自宁德时代(300750.SZ)的NCM811方形电池。G3 400采用圆柱电池,官方并未透露供应商,只表示为国内其他电池供应商。

  但有媒体发现,这家小鹏汽车没有明确透露的供应商就是德朗能,负责提供18650圆柱电芯。红星资本局向小鹏汽车求证,对方并未否认。

  G3之后,小鹏汽车的电池供应商主要为宁德时代和亿纬锂能(300014.SZ),不再采用来自德朗能的电池。

  公开信息显示,德朗能主要集中生产圆柱型锂离子电池,以18650型为主,曾为国内动力电池比能力冠军。公司拥有上海、宁波、张家港三大生产基地,2017年5月产能3.5Gwh,处于满产状态。

  1-10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显示,德朗能给多家车企配套动力电池,包括东风汽车(600006.SH)、南汽集团、成都大运、中植一客、厦门金龙、时空新能源、山东吉海新能源、山东凯马、大运汽车等。其中,德朗能的乘用车配套车企主要有东风汽车和新品牌零跑,其他均为商用车。

  德朗能官网显示,公司2001年10月在上海奉贤区成立,先后于深圳、山东设立生产基地和销售中心。官网标明,DLG(德朗能)上海电池为总部。

  7月15日,红星资本局拨打了官网披露的德朗能上海总部电话,显示为空号。红星资本局又联系了深圳德朗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公司的工作人员称,深圳这边才是总部。她还提到,深圳公司为销售公司,与上海那边没有联系。

  当红星资本局表明媒体身份和采访目的后,深圳德朗能的工作人员先是称负责人不在,后又称听不清楚通话,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红星资本局再次拨打该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而德朗能的经营情况,从其母公司——已经退市的美都能源(600175.SH)财报中可见一斑。

  2015年12月,佛塑科技(000973.SZ)计划投资3.5亿元收购德朗能35%的股权。但由于在《合作框架协议》有效期内未能就约定事项达成一致并签署正式法律文件,这项股权收购计划最终没能成行。

  2016年8月,美都能源子公司美都墨烯,与相关方共同出资1亿元成立美都动力电池合伙企业。美都动力拟以不超过3.968亿元现金收购时空动力、上海霞易合计持有的德朗能49.6%的股权。

  从两次收购方案中可以看出,德朗能100%股权的估价从10亿元降至8亿元。

  在美都墨烯的收购方案中,德朗能原管理团队承诺,2017至2019年,德朗能归属于母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不低于1亿元、1.25亿元、1.56亿元。按照协议,如果德朗能没能完成承诺,需支付一定的补偿款。

  2017至2019年,德朗能按照承诺利润计算基础计算,其归属母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940.91万元、-12039.41万元、-7595万元,连续三年为负,未达成业绩承诺。

  美都能源公告显示,公司收到了德朗能支付的两笔业绩补偿款5970万元(2017年度)、12170.81万元(2018年度),但未收到2019年度的业绩补偿款。2020年一季报显示,德朗能未达到承诺净利润总数(3.81亿元),但德朗能原股东浙江亚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收到上市公司股权回购通知书后,一直没有回复。

  天眼查APP显示,德朗能动力电池公司的自身风险高达214条。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吴江峰4次被法院限制高消费;2次被法院强制执行;2021年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股权、其他投资权益被冻结超4.6亿元。

  目前,动力电池分三类:方形电池,圆柱电池、软包电池。方形电池结构简单,成组电池数量少,能量密度较高,电池热管理难度相对较低。软包电池容量更大、内阻更小、寿命更长,但是目前的型号较少,开发成本较高。

  电池装机量方面,方形电池是绝对主流,圆柱电池和软包电池使用较少。起点研究院(SPIR)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达61.8GWh。其中方形电池占80.7%,圆柱电池占13.6%,软包电池占5.7%。

  2017年1月4日,特斯拉宣布与松下联合研发的新型21700圆柱电池开始量产。马斯克还在社交媒体表示,此前的18650圆柱电池完全是一场历史事故,是早期产品的标准,现在只有21700圆柱电池才能满足电动汽车对电池性能的要求。

  21700圆柱电池在能量密度、成本和轻量化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业内认为,在动力电池领域,18650圆柱电池被21700圆柱电池替代的进程正在加速。

  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圆柱电池装机量约5.83GWh,其中21700圆柱电池装机量约5.1GWh,同比增长819%;18650圆柱电池装机量约0.15GWh,同比下降88%。

  也就是说,德朗能提供的18650圆柱电池市场正在不断缩小,而且即便是这个不断缩小的电池市场,德朗能的装机量也只占据了很小的份额。

  此前,在小型电动汽车的推动下,18650圆柱电池曾经历过一波高潮,2016年增加了近20条18650圆柱电池自动生产线。

  德朗能、鹏辉能源(300438.SZ)、远东福斯特、亿纬锂能、横店东磁(002056.SZ)、广西卓能、超威创元、天能能源、猛狮科技(002684.SZ)、天鹏电源等10多家电池企业都加大了在18650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造成产能过剩。

  激烈的市场竞争下,18650圆柱电池企业更容易遭受主机厂的大幅压价。有媒体报道称,在补贴退坡的压力下,2019年主机厂甚至提出了低于1元/Wh的采购价格。

  大批18650圆柱电池企业转向电动自行车、低速车、电动工具和储能等领域,德朗能却仍然不紧不慢。

  2019年5月,德朗能负责人向媒体表示:“2019年德朗能仍以动力业务为主,同时还将开拓欧洲消费电池市场,目前该业务正在起量。”在当前国内的圆柱电池市场竞争中,在拼市场价格方面徳朗能并没有优势,所以公司的策略还是以产品质量为竞争基石,在18650圆柱电芯领域做响德朗能的品牌,凭借产品质量和技术参与市场竞争。

  然而,德朗能的竞争力并不理想。GGII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18650圆柱电池装机总量中,松下占比达49.82%,比克占30.86%,力神占7.06%,智航新能源占6.12%,联动天翼占2.67%。而德朗能的装机量仅为3MWh,仅占市场总量的2.19%。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汽柴油下调价格:21年7月18日全国各地92、95、98、0号柴最新油价

  “富二代”还是警察?假的!男子租豪车豪宅编造身份,与多名女子交往骗得30多万元

  惊呆!怀孕女员工试用期不合格、履历造假,被解雇后要求公司赔20多万,检察院也发声,高院判了

  长沙最惨商业街?有人600万买了个寂寞!

  去年全国超一半儿童青少年近视 小学每升高一个年级近视率增加9.3个百分点